中文 | English
从中国经济转轨看此轮龙头白马股行情 2018/1/17 16:22:47  

回顾去年开始的此轮龙头白马股行情来龙去脉,生发出一点感想。此轮白马股行情的大背景是目前各个领域的市场集中度提升,而这又是以中国经济转轨为更大的背景。自90年代初市场经济正式确立以来,中国经济可以说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90年代初到2010年左右,这20年是需求侧驱动的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第二阶段是2010年到目前,大概率延续到2020年,这10年是需求侧进入稳定期,而供给侧实现调整的时期。

先看第一阶段,2010年之前,需求侧不断扩张,以居民住房为代表的衣食住行各个领域高速发展,而供给侧只要满足这种大宗需求即可,对质量要求不高,从而出现了大企业、小企业一荣俱荣的20年。再看第二阶段,2010年左右,需求侧逐渐饱和,居民对衣食住行的基本生活需求被满足,对供给端的拉力明显减弱。2009年的四万亿刺激是一个佐证,政府只能动用这种极端的措施,才能确保经济继续高速增长。这表明需求侧的动力越来越弱,因此进入了供给侧调整的10年。

所谓供给侧调整,就是很多行业已经产能饱和,不仅不需要新进入者,存量企业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因为需求不再高增长。于是很多行业进入调整期,比如服装、钢铁等。新一届政府执政后的供给侧改革只是显性地加速了这种调整。事实上,即使没有供给侧改革,这种供给侧的自发调整也会进行,只是可能需要较长的时间才能出清。供给侧改革使得这一进度大大加快,可能到2020年就可以基本完成市场出清。

观察中国经济的这两个阶段发展,可以解释股市中很多公司的表现。前一个20年,牛股的特点表现为所在的行业大爆发,需求侧持续旺盛,对公司本身质地的要求并不高。股价的高点和低点往往对应着相关行业的周期波动,因此是完全需求侧推动的行情。进入2010年之后,很多需求侧不再高增长行业的上市公司也相应进入了持续萎靡的状态,因为内部自发的供给侧改革漫长而痛苦。但是供给侧改革一经推出,这种情况很快发生了变化,这一政策显性地加速了行业调整,各行业的龙头又开始重新获得关注。

站在当前的时间点,我们就处于供给侧调整带来的行情中。如同之前需求侧推动的行情一样,供给侧调整带来的行情也一定会有个极限。这个极限就是供给侧调整的完成——大部分行业实现落后产能出清,剩下优质公司,进入稳态。目前很多行业距离这个稳态已经不远,因此相应的行情可能也已接近尾声。

但是,依然有一些行业,还处于剧烈的出清阶段,这些行业正是我们要关注的机会所在。

如何甄别这些行业?我觉得需要密切观察政策监管的动向。国家政策越严格,相关行业面临的出清压力就越大。比如过去两年整个经济中最核心的关键词就是去产能,因此钢铁、煤炭等相关行业的出清非常迅速。换句话说过去几年国家监管越严格,相关行业的龙头越受益。当然前提是这些龙头所做的事情符合国家政策。例如,宝钢、神华、平安、招行,之所以他们能在监管最严厉的时候表现优异,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受益于不规范产能的出清,另一方面也是由于自身业务规范,受影响很小。 

往前看,假设2020年左右供给侧调整完成,那么中国经济又会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即存活下来的优势企业面对需求侧平稳的情况下,不断创新,互相之间抢占份额。到了这个阶段,才真正是企业比拼创新的阶段,各行业最终的伟大企业也将在这个阶段诞生。那时候,也将更加考验投资人价值发现的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