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如何看待美联储加息及其对资本市场的潜在影响 2017/12/15 15:21:55  

Q:请问重阳投资如何看待美联储加息及其对资本市场的潜在影响?

A1214日,美联储上调联邦基金利率0.25个百分点至1.25-1.50%;中国央行也在周四将7天及14天逆回购和1年期MLF利率均上调了5bp

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此次加息符合预期,市场价格对此已有充分反映。事实上,在宣布加息后,美国和中国的债券收益率均出现了小幅回落。从美国来看,9月加息后包括主席耶伦在内的多位美联储官员均指出年内仍有加息的可能性,意在引导市场预期。近期美国各项经济数据总体好于预期,市场对此次加息的定价已经非常充分。

从中国来看,十九大报告和中央政治局会议均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列为了明年至今后三年的首要任务,其中金融风险首当其冲,已经传递了偏紧的政策信号。对公开市场操作利率敏感的利率互换自两周前已经开始上升,1年期以FR0077天回购定盘利率)为基准的互换利率已经由此前3.60%左右的震荡中枢最高升至了周三盘中的3.77%,最高升幅17bp。相比之下,此次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利率的上调幅度仅为5bp,低于此前两次各10bp的上调幅度。事实上,中国目前的货币市场利率远高于公开市场操作利率,政策利率的上调对市场的影响已经很小。此次上调后的央行7天逆回购利率为2.50%13日银行间DR007(存款类金融机构7天回购加权利率)和R007(全部7天回购加权利率)分别为2.95%3.62%;上调后的1年期MLF利率为3.25%,而13日全国性股份制银行1年期同业存单的发行利率已经高达5.00%。以市场利率而言,当前中美短期利差和长期利差均处于相对高位,这也使得美国加息对中国汇率和利率的冲击非常有限。

前瞻地看,未来美中两大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将在低通胀与金融稳定间微妙平衡。目前主要发达经济体仍在沿用通货膨胀单一目标制或通胀与就业双目标制。本轮全球经济复苏的一个重要特点是低CPI通胀,这对货币政策的制定带来了重大挑战。

目前美联储FOMC成员对2018年末的联邦基金利率的预期中值是2.00-2.25%,意味着2018年加息3次,但联邦基金利率期货隐含的2018年加息预期仅为1.5次。这其中的关键就是对货币政策以何为锚的判断。如果仍以通胀为锚,FOMC2018年末美国核心PCE通胀的预期中值仅为1.9%,按照实际利率为零的原则,美联储确实仅有1-2次的加息空间。但目前美国失业率已经降至2001年以来最低水平,美国股票和房地产等资产价格屡创新高,如果以这些指标为锚,基准利率上调的空间仍然很大。在这种情况下,候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判断取向将对货币政策产生较大影响。

对于中国而言,十九大报告明确了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在防风险的宏观审慎政策基调下,货币政策同样不宜过松。此次央行上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就包含了 “避免金融机构过度加杠杆和扩张广义信贷”的政策意图。2018年央行仍有较大可能进一步上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在缩小政策利率与市场利率差距的同时,引导金融机构进一步去杠杆。存贷款基准利率上调的可能性相对较小。客观上说,2016年以来在供给侧改革的推动下企业盈利能力已经大幅回升,实体经济可以承受贷款利率的上升。但在CPI通胀仍然较低的情况下,央行可能更希望通过限购限贷等手段抑制居民部门快速加杠杆的冲动,保护实体企业的融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