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桥水达里奥:我们正处在一个长达10年的重大转变中 2016/11/29 15:01:18  

达里奥15日在LinkedIn网站上刊文称:我们很可能正处在一个将持续10年的重大逆转中。

他认为,特朗普上台,意味着美国执政层将发生意识形态领域的重大转变,政策将向转,将增加财政刺激措施,类似于里根时代一样。

在特朗普上台之前的那个时代,其特征是:1)日益增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和全球联系;2)相对无关痛痒的财政政策;3)国内增长缓慢、通货膨胀低迷和债券收益率下降。

特朗普执政时期的新特点很可能是:1)全球化、自由贸易和全球联系减弱;2)积极的财政刺激政策,3)美国经济加速增长、通胀上升、债券收益率上升。

达里奥还表示,债券三十年的大牛市可能已经见顶。

以下是达里奥发表在LinkedIn网站上的全文:

在特朗普确定获胜之时和之前,市场(尤其是股市)对这个男人投下了负面选票(认为他不靠谱),但在他胜选之后,市场重新作出了反应,所以相关性逆转了。这种转变是由于市场参与者的性质改变了——那些在他当选后推动市场变化的人大部分是时刻准备好,并在大选结果公布之后选择押注特朗普政策的人。

至于我们,我们选择不对他是否当选进行押注,也不对他是否明智进行押注,因为我们当时在预测这类事情方面没有优势。我们试图通过清楚地知道自己何时不下注来提高自己做出正确选择的概率,事实确实如此。

正如此前所说,我们希望明确表达的是:我们认为,这个男人的政策将对全世界有重大影响。过去几天,我们已经看到的非常早期的迹象,以及我们通过多种信源的反馈,均表明了特朗普的政策可能是什么。但很明显,现在妄下断言还为时过早。

以下是我们对这方面的初步预判。我们希望明确表达的是,我们很清楚以下两方面的区别:

a) 关于意识形态的感觉(例如,一位领导人的政策可能保守派/右倾,其他人则可能是自由派/左倾);

b)一个人驾驭这些政策的能力。

必须弄清楚的是,一个国家的总统,其招揽来的人究竟有没有能力来推动保守派/右倾政策,或者自由派/左倾政策。为了判断我们可能往哪个方向发展,我们必须对两种情况都进行评估。需要明确的是,我们更倾向于非意识形态和实用主义,因为对于我们来说,经济和市场的运行就像机器转动,我们的工作很简单,就是搞清楚控制杆将如何移动,它们移动的结果将造成怎样的影响。

意识形态的转变

就需要作出评估的意识形态而言,我们相信,我们将发生由总统引领下的深刻转变,程度将是一个数量级的。从很多方面来看,都类似于里根式的右倾转变。当然,所有的类似也都有不同之处,所以我应该更加清楚这一点。特朗普正大力推动政策转变,将促进国内传统制造业发展置于首位,这不仅是亲商主义,而是超越了这个层面,更倾向于保护主义。我们在此不赘述诸多的相关细节,因为它们是众所周知的,我之前所写的观察文章中就讨论过,并且,最近的市场变动也体现出来了。

其结果就是,以前时期的特点是:1)日益增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和全球联系;2)相对无关痛痒的财政政策;3)国内增长缓慢、通货膨胀低迷和债券收益率下降。

而新时期的特点可能是:1)全球化、自由贸易和全球联系减弱;2)积极的财政刺激政策,3)美国经济加速增长、通胀上升、债券收益率上升。

当然,也会有其他大转变,比如关于企业盈利,环境保护,外交政策等等。同样地,由于众所周知,我们不会在这里重复指出。

然而,我们试图传达的主要观点是:现在有一个很好的处于重大转变的机会,那将持续十年之久(就像是从上世纪60年代的非通胀式增长转变为70年代的滞胀,或者80年代转向反通胀的强劲增长)。需要说明的是,我们并不是说未来可能会重演历史,而只是说经济和市场很有可能转向,我们所熟悉所习惯的那一切将成为过去,未来很多年将与以往大不相同。

我们初步判断,经济发展将总体来说是积极的,有迹象表明,很多新政府的候选人都对经济机器如何运行有着足够的了解,很清楚它们的转变会有哪些影响,因此,他们可能不会轻率和愚蠢地把经济拖入深渊。

我们想说的是,最重要的是意识形态/环境的变化是非常明显的,转变程度将非常之大,大幅转变中的疯狂因素将比较小,不大可能出现很多人担心的结果。事实上,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是,我们可能会拥有非常能干的政策制定者掌控意识形态局面。

下表显示,未来十年的经济环境将如何发展,市场变动反映了这些环境,在一个方向上的市场变动拖延往往会导致相反方向的转变。

至于这种意识形态/环境的转变所造成的影响,我们认为,债券市场长达30年的大牛市将见顶。目前的通胀可能处于长期的低点,而相对于通胀率,债券收益率也处于长期低位。当市场开始逆转(30年的大牛市终结),许多市场参与者可能受到冲击。由于债券的有效期已经延长,价格波动将会很大。

此外,美联储(以及其他央行)很可能逐步收紧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今后可能相背而行。美国相对更强的经济增长和更紧的政策将推高美元。所有这一切,加上财政刺激措施,将转化为额外的经济增长,企业税收制度转变,更少的监管也将有利于企业盈利和股票。问题是这些变动何时会出现短路,比如当名义债券收益率攀升时,风险溢价会开始伤害其他资产的价格。这将取决于一系列因素,最重要的是,市场将对通胀和经济的增长作出何种反应。

我们还是回到特朗普政府到底是有能力还是没能力的问题上吧……

 

来源@华尔街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