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重阳投资首席策略师陈心:逆向投资智慧下的高确定性 2016/11/1 10:57:43  

日前,重阳投资首席策略师、基金经理陈心接受证券市场红周刊专访,他表示:“在新的监管思路下,尤其上半年以来,市场有向价值股、中长期确定性高的蓝筹股转向的趋势。我个人认为,有业绩支撑的股票才会有持续的行情。”

 

陈心以逆向投资见长,他只挖掘质地优良、增长确定、估值较低的股票,从不做主题投资。靠着这个投资方式,他在熊市中有了更高的抗风险能力,旗下管理的基金长期以来也获得了不错收益。其管理的产品华润信托-重阳3期自2010年成立以来至今,累计收益超过111%

2017年市场风格大概率似今年

《红周刊》:进入10月以来,一些大盘蓝筹股涨势喜人,市场中关于二八行情转换的声音渐多,你如何看待目前“二八”转换的趋势?

陈心:关于二八转换,我觉得要放在一个更长的时间段去看。国内炒小、炒概念的现象本来就是不正常的,资本市场的投资终将回归价值。新一任证监会领导上台后,提出了法制化、市场化、国际化的政策方向,其中法制化和国际化将影响股市的估值结构。所以在新的监管思路下,尤其上半年以来,市场有向价值股、中长期确定性高的蓝筹股转向的趋势。我个人认为,有业绩支撑的股票才会有持续的行情。

《红周刊》:有业绩支撑的不只是大盘蓝筹。

陈心:是的,包括在中小板、创业板中的股票,如果一家公司的业绩增长确定性较高,增长质量也较高,在未来就会有较好的表现机会。通过沪港通、深港通来到中国的海外资金,也是一些相对成熟的投资者,他们选股的方向一定是向优质的、流动性好的股票。

《红周刊》:大盘横盘缩量震荡了很长时间,但10月份开始出现了一些表现不错的板块,也出现了很多黑马股,您认为岁末年初以及2017年的行情将如何表现?

陈心:我们从年初就判断市场将是弱均衡、强结构性分化的行情,整体上涨机会并不充分,有业绩支持而且估值不高的股票会出现结构性机会。最近市场有所修复,但并没有超出这个判断,我们预测2017年市场走势将和今年相类似。

《红周刊》:可否详细解释一下判断的原因?

陈心:重点看四个元素,企业盈利、利率、制度变革和风险偏好。

首先,从盈利角度看,中国的经济增速已经呈L形开始逐步下降,上市公司三季度、四季度业绩有所恢复,但总体仍然偏弱,全部上市公司的平均利润增长率大体在个位数水平。

其次,利率目前接近历史低位,无论是无风险利率、国债利率还是基准利率,继续下降的空间较小。再考虑人民币汇率的因素,美元很可能进入加息进程,如果美国加息,我国降息的话,人民币汇率的压力会进一步加大。从这个角度分析,利率再向下调整的空间很小。而降息对股票估值的提升有明显影响,如果未来没有降息,股票估值提升的机会也不大。

另外,制度变革也在慢慢展开,前面提到的海外互通,会有吸引很多海外投资者,国内的很多资金也会出国投资海外资产。尽管A股从历史平均水平看,估值不算贵,但也并不便宜,尤其是相对港股而言,两边的水位进一步靠拢是未来的趋势。总体来说,市场还在休养生息、逐步回归估值常态的阶段,投资机会主要还是在结构性的个股机会。

《红周刊》:那您操作的产品目前仓位怎么样?行业配置和主题配置大概又是一个什么比例?

陈心:其实投资的仓位水平就看能否找到足够多质地优良、增长确定、估值较低的股票。找到的多,仓位就会重。一些我们看好的公司,短期受到了市场波动的压力,但我们出于长期的考虑并没有减仓。我没有买过主题股,因为我始终秉承中长期的价值投资理念,用逆向投资方式选择的标的。行业配置比较分散,消费升级、新兴制造业中有较好股息率的公司,我都会关注。

逆向投资的高成长

《红周刊》:逆向投资就是如何在羊群效应下保持冷静,知易行难。您的逆向投资有哪些方式呢?

陈心:我的逆向投资主要有均值回归和高成长两种方式。

其中,均值回归是指一个行业不断萧条,当低迷到一定程度,行业会发一些结构性的变化,例如整合,使行业从较差的状态中回归到一个均衡的状态。如去产能就属于这个范畴,企业间整合的方向是正确的,通过兼并收购比直接淘汰速度略慢,但也避免了过于激进带来的社会问题,这是政府考虑的方向。但从投资人角度看,重点要看一些企业是否能较快适应,能否产生协同效应。这个投资思路我们一直有,但并没有实际操作的投资。

《红周刊》:那么高成长的方式呢?

陈心:高成长性的企业就是一些业绩空间大、成长性确定、管理层水平高的企业。这是我在投资中常用的方式。但这种企业普遍不便宜,大家都能看到其中的价值。我们要在现有估值上进行权衡,企业现在的估值中是否有透支,如果有透支我们就会继续等待。例如消费升级、高端制造业等,下面我会详细解释。

《红周刊》:既然说到股票的价格,你判断价格高低主要看什么指标?

陈心:通用的估值和未来成长率的方法我也用,但我更关注企业的自由现金流。一家公司业绩增长15%20%并不突出,但可能盈利增长的质量很高,这就值得关注了。如某电力上市公司,用PE估值法衡量价格并不便宜,但业绩的确定性很高,公司成本大部分来自于折旧,虽然影响公司费用,但不影响现金流,因此公司的实际盈利能力非常好。

《红周刊》:如果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您按照逆向投资思路买的股票的走势不及预期,你怎么处理?

陈心:股价走势较弱的时候,内在原因往往是企业的基本面比想象中弱。这就要重新衡量基本面,基于新的信息做一个新的判断。例如销售业绩增长不错,但市场份额没有提升,或者原材料的定价权没有显著增强,这就需要降低原来的价值判断。

我们之前买过某家钢铁上市公司,其冷轧薄板在全国占有率第一,有一定的定价权。同时,竞争对手等冷轧薄板的技术提升还需要一段时间完善。但后来在跟踪中发现,竞争对手的技术进步超过了预期,他们的出产量在短时间内达到了较高水平,投资标的领先地位受到了冲击,股价也表现出压力,在小幅收益后我们选择了撤出。由于基于基本面做长期的分析,我们很少止损,一般将风控做在投资之前。对于止盈,也是要研究基本面变化,然后再和股价做比较再进行操作。

消费升级和高端制造的逆向机会

《红周刊》:你刚才说看好消费升级和新兴制造业,从逆向投资的角度,可否详细分析一下消费升级中您看好的哪些具体的行业?

陈心:消费升级中,我们首先关注传统中医药行业,理由是这些板块在市场中的反应一阵热一阵冷,热的时候市场给予很高的估值,冷的时候市场则认为短期没有机会。但实际上这些公司魅力始终存在。第二,食品饮料行业。这个行业的逻辑比较简单,目前很多厂商为了占据市场份额,大打价格战。最终小企业会在价格战中失败,而财大气粗的几家巨头将迎来提价的机会,业绩将得到释放。第三,化妆品行业。化妆品某种意义上是文化的延伸,国内很多企业具有深厚的文化储备,如一些化工企业、医药企业,在主营之外衍生出了快消品牌,如果能和中国国情更好的结合,或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红周刊》:在新兴技术领域呢?

陈心:在新兴技术领域中,我们重点关注高铁板块。在政府降温房地产后,高铁作为另一个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柱,将受到国家重点扶持。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规定,今年高铁投资将达到8000亿,“十三五期间”,高铁将进入高速投入阶段。虽然总量不会快速增长,但资金的投入有较好的持续性,国内很多相关企业,例如设备、零配件企业,在通过高铁的输出,形成规模效益,有了规模效益可以降低生产成本、提高技术能力。这些企业还涉及国企改革因素,本身具有良好的竞争资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