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投资,就像是一场奥运 2016/8/8 14:47:29  

虽然经历了一些小意外,里约奥运会如约开场。“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说:“奥运会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参与;正如在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成功,而是奋斗;但最本质的事情并不是征服,而是奋力拼搏。”

这句话囊括了奥林匹克精神的精华:一是重在参与,一是超越自我。

1896年希腊雅典举办第一届奥运会至今,120年来,奥运圣火不息,其延绵的生命力背后暗藏着的正是这样一些内在精神。

而投资,就像是一场奥运。

 

在一高一低的两个杠子间,她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灵巧而轻盈,1979年的世界体操锦标赛上,年仅15岁的马燕红凭借极为出色的表演赢得了“杠上飞燕”的赞誉。

运动生涯的黄金时期,她却连番受挫。先是1980年的一次比赛上,由于没有适应当时的比赛器材,她在高低杠比赛中失利;接着在1982年印度新德里亚运会赛前训练中,她又不慎踩进了地板上的一个窟窿里,结果脚趾骨折不能上场。随后的日子,她比赛中几乎没有理想的名次。

所幸她是个倔强的姑娘,如果认准了目标,就义无反顾。在备战奥运的时间里,为了找准在高低杠上的感觉,她把腹部、腿部的护垫摘掉,虽然这会磨得皮肤生疼;她经常腹部疼痛,医生诊断是慢性阑尾炎,要她做手术开刀,她不去,因为不想影响训练。她的动作越来越娴熟,但病痛却越来越折磨她。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体操决赛的那一天,她的阑尾炎似乎专门和她做对似地发作了。离比赛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无计可施的情况下,队医给马燕红打了止痛针。她就这样走上了赛场。

后来马燕红回忆说,开始自由体操和跳马两项比赛时,腹部还有一点疼,后来我就没感觉了。

终于熬到了高低杠决赛。奇迹发生了。

马燕红,又变回了那只轻盈的燕子。一上杠,她就赢得了全场观众的掌声,她穿梭于高杠和低杠之间,一会儿转体倒立,一会儿杠上大回环,一会儿又是撒手腾跃高杠……高低杠动作中八种不同类别的变化,都以最难的动作组成和衔接,首尾相连,一气呵成,当她以一个别人从来没有做过的动作——高杠绷杠空翻转体360度旋下,并牢牢地钉在垫子上时,裁判们同时亮起了最高分。

这只来自中国的燕子,终于在这一次,一飞冲天。

格雷厄姆说:“投资,未必是天才之道。投资需要这样几种素质:第一,理性与智慧;第二,完善的经营之道;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坚忍不拔的性格。”

投资之路,溯洄从之,道阻且长。与运动员时常要面对伤痛和失意一样,这是一场持久战,以坚韧为纲。

 

第一次来到击剑训练场,栾菊杰就被剑条击打发出的清脆声、击剑手闪转腾挪迅疾的身影所吸引。

当她真正开始练习击剑的时候,教练发现栾菊杰的手臂有点短。中国武林中有句俗语,叫“一寸短、一寸险”。当两只利剑对峙时,手臂一扬,剑锋一指,长短自知。

开始的时候,她的握力不够,对剑的控制力也不强,陪练的教练常常被她刺得青一块、紫一块。而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青紫的地方,基本上都是击剑比赛中的无效部位。

有人曾说,体育上的成功,一定是天才加勤奋。但在栾菊杰这里,这句话被改造了:成功,是勤奋加上勤奋,再加上勤奋。

夏天的南京原本就热得难熬,栾菊杰还得穿上厚厚的击剑服、金属衣,起了一身痱子。每天的2000米她总要跑在前面;跳台阶、6000米越野跑她也不甘落后;5分钟耐力跳绳,她能跳560次,这是许多男队员也做不到的;每天600个弓步训练她不但全部完成,课后还要自己再加练30分钟。

在教练的精心调教下,栾菊杰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着,随后的日子里,击剑技术中的击打刺、抽剑刺、转移刺、滑行刺……她一招一招地掌握,唯恐不精。根据她手臂短腿长、弹跳和爆发力好的特点,教练还专门创立了“大弓步”进攻的策略。渐渐地,她成为国内女子花剑选手中的佼佼者。

在第23届洛杉矶奥运会上,“拼命三郎”栾菊杰一连五剑追魂夺魄,以83赢得了最后的胜利,成为第一个在世界剑坛折桂的亚洲人。

查理·芒格说:“那些在商业世界中专注于某个领域并且由于专注而变得非常优秀的人,往往能够得到他们无法以其他方式获得的良好经济回报。”

如同运动员十年如一日的专注,投资没有捷径,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在里约奥运中国代表团416名运动员名单上,马术这一项只有华天一人。他是唯一单人出战一个大项的中国选手,形单影只。

有人说,他是中国最孤独的奥运选手。2008年北京奥运会,年仅18岁的华天,因其成为国际四星级骑士和唯一代表中国参赛的奥运骑手而备受瞩目;八年后,他将带着全新的马匹,再度只身代表中国而战。

这些年,经历了战马生病、经费缺乏等重重坎坷,华天并没有放弃。在奥运赛场最高贵、优雅、烧钱的马术赛场上,这个操着一口流利英伦腔的帅气混血儿,是唯一佩戴中国国徽的选手。

虽然大多数中国人不了解马术这项复杂运动的奥妙所在,但很多人通过奥运知道了华天,在中国这个名字就几乎等于马术本身。

“只有你一个人代表中国参加奥运,会孤独吗?”在华天看来,与他一起战斗的还有庞大的中国代表团。不过他也期许:“有一天可以和更多的中国骑手一起参加奥运会。”

不管成绩如何,华天成为中国马术的形象代言人,让世界认识中国马术,也推广马术在中国的发展。这便是他在奥运之外,更重要的意义所在。何况,谁敢预言中国的马术选手一定不能夺冠呢?毕竟,任何一项新的成绩都是从对零的突破开始的。

投资亦是一场孤独的修行。做一笔大投资,巴菲特会持续追踪研究一家公司50年,他说“股票市场的作用是一个重新配置资源的中心,资金通过这个中心从频繁交易的投资者流向耐心持有的长期投资者。”

 

71岁,在这个大多数人含饴弄孙、颐养天年的年纪,法华津宽出现在奥运会马术赛场上。

他第一次参加奥运会是1964年,当时代表日本队参加了马术场地障碍赛的角逐,只获得了第40名的成绩。在随后的24年里,他都没能获得奥运参赛资格,直到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这位日本选手才再次获得参赛资格,但由于马匹检疫不合格而未能前行。2008年,法华津宽终于如愿参加了北京奥运会。

当所有人都在为这位爷爷级选手担心,法华津宽却充满信心:“我感觉我的骑术还在一点一点提高,在我看来,我70岁的时候远比我40岁的时候更优秀。很多人认为我的身体虚弱了,但我的马了解我的实力,它会帮助我的。”

这一路的奥运征程,支撑他的不是对于金牌的渴望,而是对运动的狂热。他笑呵呵地告诉媒体:“请放心,绝对拿不到奖牌”。他说:“我享受生活,只做那些让自己开心的事。我认为,不管年龄大小,只要通过勤奋和奉献,人总能达到自己的目标。”

巴菲特说:“若非出于热爱,不论做什么都无法长时间持续下去。对于投资,我时刻充满着活力和激情,是投资让我的人生变得更有意义。”

巴菲特说自己每天跳着踢踏舞去上班。当你寻找到一份事业,它真正点燃了你的生命,这种感受一定是无与伦比的,因为这是来自内心的声音。